一定发官网

                                                      一定发官网

                                                      来源:一定发官网
                                                      发稿时间:2020-06-05 18:56:47

                                                      在追悼会开始前,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雅各布·弗雷单膝跪在弗洛伊德的灵柩前痛哭。

                                                      弗洛伊德的家人、朋友、政要等大约500人共同参加了这场追悼会,许多民众自发来到场外悼念弗洛伊德。人们一同默哀了8分46秒,这是弗洛伊德被警方压在地面的时间。

                                                      在庭审中,莱恩的代理律师格雷表示,弗洛伊德去世当天,是莱恩加入警队的第4天。格雷还表示,事件发生时,莱恩曾两次询问肖万是否应该让弗洛伊德侧过身来,但均被肖万拒绝。

                                                      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跪在灵柩前痛哭

                                                      另一名警官陶·邵的律师指出,陶·邵已向明尼苏达州刑事逮捕局提供了一份案件陈述,并在被逮捕时主动配合。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地时间6月4日,弗洛伊德的追悼会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北中央大学校园的一座礼堂内举行。

                                                      肖万进入警务系统近20年,曾受到过16次执法行为不当的投诉。不过同时,肖万也获得过2枚英勇勋章。

                                                      人们参加弗洛伊德的追悼会。/ 《华盛顿邮报》网站截图

                                                      弗雷单膝跪在弗洛伊德的灵柩前。/ 《纽约邮报》网站截图

                                                      夏普顿指出,“因为你的膝盖一直在我们的脖子上,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那种人”。类似弗洛伊德的事情,每天都在这个国家的各个领域中发生,比如教育和医保系统。现在,是时候让我们以弗洛伊德的名字站起来,“让膝盖离开我们的脖子”。